Hollywood – Deadpool 【 影星訪問實錄 】Ryan Reynolds 2016 台北

· 23-03-2020 · Comments are off

Hollywood – Deadpool 【 影星訪問實錄 】201410月左右,我完成了第一個電影訪問。那時候從沒料想到訪問電影明星會成為我工作的一部分。應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在尖沙咀某戲院連續訪問了易智言和萬瑪才旦兩位導演。後來他們先後成為金馬獎最佳劇本的得獎者,算是一種微妙的巧合。

 

接下來的一年間,做了好幾部港產片訪問,自問經驗尚淺,機會卻很多。電影訪問接踵而來,後來更試過一年內訪問同一位明星五、六次之多,久而久之便成為了例行工事,我也得心應手了起來。不過,始終有一種電影訪問永遠讓我如坐針氈,那就是 Hollywood 國際影星訪問。

 

20161月,當時的 20th Century Fox 提名我舊公司派人前往台北做Deadpool亞洲首映專訪,訪問 Ryan Reynolds。不在此交代我舊公司的架構,總之,最後被指派做這個訪問的人,是我,就是身為X-Men系列元祖級老粉絲的我!未出發,先興奮,任何《X-Men》相關的工作我都做得特別賣力的。欸,是死侍本人,是《X-Men》的角色,不應該值得興奮嗎?(下刪興奮一萬字——

 

 

興奮還興奮,但畢竟是第一次接觸 Hollywood 國際影星訪問,緊張少不免。不需要(其實是不可以)自己帶備器材拍攝,只需要走進一個人人嚴陣以待的房間,在限時5分鐘內(有時會多一些,有時會少一些,有時會突然少很多⋯⋯)完成訪問,取得存有訪問錄像的記憶卡,然後,走。限時內問不到想要的內容,整個訪問就會被 KO,沒有 take two(除非即時檢查到記憶卡壞了),對於我們做訪問的人來說這種情況比開 live 出狀況更加可怕。當然,記憶卡遺失更大件事,幸好這最低級的錯誤從來沒有發生過在我身上。(但有其他糗事將來可以給你們恥笑)

 

有幾家香港主要傳媒都有份參與《Deadpool》亞洲首映。我首次參與這類型的活動,不認識任何同行,就算是同一班機出發,出發前後皆沒有相認(是我故意要 social distancing),在戲院看傳媒放映也好,到大會指定酒店排隊等候做訪問(極煎熬)也好,出席在信義新光三越舉行的紅地毯也好,我全程獨行俠。本人很怕跟陌生人混熟,不過後來幾次的訪問之旅有不少團體趣事,just not this time

 

記者和明星下榻的酒店多數是分開的,要自行前往大會指定酒店做訪問,第一次不敢遲到,也特別緊張,少有地覺得做電影訪問竟然會是一件那樣令人心驚膽戰的大挑戰。到達壓力區,同一訪問時段的亞洲記者在房間門外排排坐,現場還有工作人員、大隻侍衛一大群。當工作人員叫到你的名字,就是上戰場的時候。我告訴你,這漫長的等候過程才是最折磨人的,好像去國際大公司見工一樣,「表現得不夠好就直接下地獄吧」。有些記者手上拿著很誇張的小道具,心想,這是天才表演嗎?我只有一本筆記(後來我都用電話),和一本封面人物是死侍的 Empire 雜誌(作用成謎)。有些明星會事先聲明不玩小遊戲,只准一本正經做攝影訪問。相信 Ryan Reynolds 是「玩得之人」,只怕我班門弄斧會弄巧反拙。

 

進入壓力區中心,終於幸會 Ryan Reynolds,握過手(我有洗手的),一坐下,訪問馬上開始。準備了十幾條問題,5分鐘內沒有可能全問,要隨機應變,變相我也表現得比日常更保守(第一次嘛)。就說了,在外面等候才是最可怕的,訪問過程感覺其實還好。感覺 Ryan Reynolds 當天已經累透了,可知道人家一大清早已經接受了幾十家傳媒訪問(有些明星會直接臉色陰沉哦),卻仍然一直保持笑容,而且對答如流,反應很快。Time’s upthank you,再握手,恭喜獲得免費的記憶卡,沒有合照(能否與明星合照是一門學問,有機會再講),要即走,如釋重負,有類似考試終於結束不用再溫習的感覺,誇張到核爆。

 

 

我每次去台灣,台灣都下雨,《Deadpool》訪問之旅亦不例外。訪問的同一天晚上是紅地毯活動。我不是電視台記者,所以不獲安排做紅地毯訪問,但還是得在紅地毯上拍幾張美照(雖然用我的爛電話拍出來的東西都是模糊的)。老早就站在紅地毯媒體區,聽主持人艾力克斯說Ryan Reynolds 快到了⋯⋯ Ryan Reynolds 快到了⋯⋯」遍,電影主題曲也聽了 遍,直至 Ryan Reynolds 真的出現,完成紅地毯訪問以及大會台上訪談,我大概站了足足四個小時吧。群眾冒雨聚集在媒體區外兩旁歡呼,早已身在工作模式的我已不再興奮;你有你興奮,我有我受難。

 

第二天早上還有例行的記者招待會,沒有甚麼特別,就是常在娛樂新聞上看到的部分,另外我也沒有舉手發問。終了!當天晚上就回香港,連想在台北逛逛的機會都沒有⋯⋯阿,有,前一天我是由松山區的文華東方酒店急步走到信義區的新光三越,I was crazy

 

羨慕?妒忌?根本沒甚麼大不了?我本來就不是追星一族,而且身在電影行業,與明星互動本來就是司空見慣之事,對我來說訪問 Hollywood 國際影星只是工作,但也不是人人有機會接觸的工作。興奮總是難掩,但我年紀都這麼大了,老早學會不要對明星心存太多 fantasy。明星都只不過是一種職業,給大家娛樂的職業,that’s it。再講。

 

 

P.S. 感謝小助手在頭幾次訪問幫忙剪片。我手在震,是因為我用一隻手 hold 著一本雜誌、一本簿和一部電話,而椅子沒有手柄。緊張我會認的,但手震不是因為緊張(笑)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hux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