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 | 1917:逆戰救兵 【 靈光影評 】戰場上的日與夜

· 04-01-2020 · Comments are off

1917 | 1917:逆戰救兵 【 靈光影評 】《1917 | 1917:逆戰救兵》與鄧寇克大行動 | 敦克爾克大行動剛好相反:《鄧寇克大行動 | 敦克爾克大行動》是劇情不斷穿梭於海陸空戰以及不同時間點的電影實驗,而《1917 | 1917:逆戰救兵》則是一場一鏡到底一氣呵成的旅程。《1917 | 1917:逆戰救兵》描述英兵男主角 Schofield 執行歷時一日一夜的信差任務,以聲畫懾人的場面調度讓觀眾猶如置身屍橫遍野的戰壕和荒野現場,感受戰場上的可怕和悲涼,效果異常精彩。

 

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不僅是《1917 | 1917:逆戰救兵》單純的賣點,也真真正正營造出強大壓迫感。信差任務爭分奪秒,稍有一秒的差錯都會立刻令任務終結。觀眾全程跟著 Schofield 移動便可以徹底了解他在任務途中的所有得失;其次,這就是戰爭,上一秒可能還有興致談天說地,下一秒可能就要論及生死,所以電影巧妙地利用一鏡到底來放大軍人戰爭日常的緊張、不安、躊躇、無助⋯⋯在戰爭裡,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關鍵,就連休息時間都可以一瞬變生死關頭,觀眾也可藉著這體驗感受到戰爭的殘酷。

 

1917

題外話,大部分一鏡到底的電影其實都有「休息位」,《飛鳥俠 | 鳥人》有,《屍殺片場 | 一屍到底》有,《1917 | 1917:逆戰救兵》都有

 

Schofield 由戰壕出發,走到地下道、荒野、廢城⋯⋯場面轉換很多,絕對考驗電影製作團隊的實力。要在如此狹窄的戰壕和如此廣闊的平原這兩極的環境移動攝影機而拍得出精準的好鏡頭,導演 Sam Mendes 和他的攝影師功不可沒。另外,戰場上日與夜的光暗與顏色對比調得漂亮,而 Schofield 不斷奔跑來避開槍擊、爆炸的最後幾場戲都盡顯 Sam Mendes 在設計和處理動作場面的深厚功力。在即將舉行的電影頒獎典禮上,《1917 | 1917:逆戰救兵》要摘下多枚技術獎不是難事。

 

最後要大讚電影音效和音樂的部分。作為戰爭電影,槍林彈雨的音效激烈澎湃是分內事,但《1917 | 1917:逆戰救兵》就連配樂都有大師級水準發揮,時而讓人熱血沸騰,時而讓人痛哭流涕。縱然這部戰爭電影以聲畫震撼的觀影體驗為主,故事為次,甚至可以說劇情過分地單一,但仍然沒有忘記為主角在信差任務中的心理轉變作最得宜的推進,加上配樂的催化作用,電影中段的轉捩點和結局都令我大為感動。戰爭就是一片混亂,場面混亂,思想混亂,直到坐下來的一刻,回想所發生的一切,才終於找到自己最真實的情緒。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hux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