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將大激鬥 【 靈光瘋鳥故事 】東風西局

 

西面女神的臭臉背後藏著她對世事的不滿⋯⋯

 

她妒忌大隻東比自己優秀,妒忌南南比自己漂亮,更妒忌她弟弟在麻雀樂園搶盡了鋒頭,總是把不滿掛在喙邊,把妒火當作食糧,不過這些都是多年前的往事。臭臉擺得太久,眼和喙都往西面歪,唯有學會接受自己的缺點,並自嘲女神。四喜英雄各有各的特殊能力,例如大隻東能使物理攻擊混入他獨門的東風魔力,而西面女神的絕技就是耳聽八方,無論是來自多遠的不尋常力量,她都有辦法感應得到。

 

「食詐糊!躲避不及了!」

 

聽得到,不代表避得到三條麟片分別呈紅色、綠色和白色的暗清龍突襲勇者小隊;綠色的暗清龍把最遲鈍的發仔和陷入了昏睡狀態的大隻東一併吞掉,白色的暗清龍則正要向白小姐、南南和西面女神那邊衝過去;南南速度在暗清龍之上,逃過一劫,但就眼白白看著她的妹妹和白小姐消失於她眼前;最後,紅色的暗清龍沒有主動攻擊南南,也沒有吃掉仍然在水魚河裡搞不清楚狀況的阿中,釋放刺眼紅光後幻變成為一個身披白袍,頭戴赤紅面罩,手持兩把翠綠長槍的暗黑麻將,身後懸浮著四個分別刻上「東南西北」四字的法輪。

 

「四喜英雄,黔驢技窮。」

 

暗黑麻將踏著河水,一步一步走到阿中面前,俯視這位不知所措的主角勇者。

 

「低級麻將,自視過高,可憐兮兮。」

「你到底是甚麼怪物啊?誰允許你胡說八道?說話不能正常一點嗎?」

「以亞悚槓,代號傲慢,七罪之首,正是本座。」

「可惡的家伙⋯⋯現在就讓我好好收拾你!」

 

 

說時遲,那時快,戰意高昂的阿中雙拳連擊以亞悚槓的胸膛,以為拳頭能夠再次擦出激情的藍色火焰,殊不知連半點火屑都擠不出來,而且對手胸肌超硬,硬如鋼鐵,令他拳頭腫脹,痛入心肺。接著,以亞悚槓身後四個法輪以逆時針方向轉動,引發一股肉眼看不見的魔力,放肆地吸食阿中的仙氣。

 

「這⋯⋯這是甚麼⋯⋯我的身體⋯⋯」

 

阿中頭昏腦脹,人生走馬燈掠過眼前,看到自己幼年時連食詐糊導致食物中毒入院,讀書時再次連食詐糊而吐足十六圈,被同學嘲笑到畢業,加入麻將萬子軍受訓的第一局竟然又食了詐糊⋯⋯還好,幸得糊女王悉心栽培,他才有今時今日的成就⋯⋯

 

「靚仔,醒啦,不要再睡啦。」

「咦?我在哪裡?我飛起來了?」

「你到底食甚麼大的啊?你怎麼好像比我大哥還要重呢?」

「當然是食糊大——咦?你是誰啊?」

「我?我是靚女啊。」

 

原來在阿中快要被致命一擊奪命的一剎那,南南成功把他救走,並順道拾起了紅中天劍。南南一翼挽著長劍,一翼挽著超重的阿中,在水魚河上方盤旋。敵不動,我不動,既然現時以亞悚槓和兩條暗清龍均沒有動靜,她決定靜觀其變,但首先得找個地方逼降,否則翅膀就會被扯斷。

 

「聽大隻東說,你們四喜英雄前世是四條水魚,是真的嗎?」

 

在白色的暗清龍肚裡,白小姐與西面女神朝著微弱的光線前行,卻仍未找到頭或尾的出口,而白小姐一直未能忘懷有關水魚變麻雀的奇幻歷險故事。

 

「大隻東這個卡窿,頭大無腦,腦大生草⋯⋯不要信他的瘋雀瘋語,他一定是操肌操到傻了。」

「嘩,你真厲害。」

「哼,就算他是我大哥,我都敢罵⋯⋯其實我戒了說髒話很久,有時就是情不自禁。」

「其實我也忍了——

「噓。」

 

噓,西面女神隱約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咯咯咯——咯咯咯——仔細一聽,原來是擲骰子的聲音。每個雀友心裡面都有一把拉莊尺,而每隻麻雀心裡面都有三顆骰子。咯咯咯——咯咯咯——終於聽清楚了,果然是她心裡的三顆骰子正在鬧脾氣;骰子擲出的結果是「一二三」,大量仙氣突然從西面女神的身體溜走。

 

「你不喜歡自己在兄弟姊妹之中排行第三,因為阿三通常都是最難搞的那一個!」

 

一個持盾的暗黑麻將脫掉了他的隱形斗篷,露出一身重甲。暗黑麻將的九筒盾上有九盞圓燈,而其中三盞圓燈正亮著藍光,全是西面女神被吸走的仙氣。

 

「竟然是雀瘋七大罪之中實力最弱的『妒忌』大相公,你們有這樣看不起我嗎?」

「呵,我最弱?你和我不是很相似嗎?沒有雀愛,沒有雀關心,你都一樣是最弱的!」

 

 

的確,西面女神自小就得不到她渴求的一切:想讀麻雀大學,成績又不夠好;碰到心儀對象,又被捷足先登;連想靜靜地食個糊都經常被搶槓,可知道槓是多麼出色的食糊必備調味。白小姐很擔心西面女神積存已久的鬱結會終極大爆發,繼而被一擊即潰,於是搶攻。沒有發仔助陣,她施展索子軍獨門的幻術姊妹高級幻想」,讓手中明鏡影射她三個半透明的美麗殘影,擾亂大相公視聽。

 

 

「哈哈,幻術?你知道我的絕技是甚麼嗎?就是把別人的力量據為己有!你有的,我都要有!我食不到的糊,你也別妄想可以食!」

 

白小姐的殘影對大相公完全起不了作用,更反被九筒盾吸收,再加以改造,影射四個兩眼發青光的黑化白小姐殘影,使出「黑姊妹完全幻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殘影擺出各種不可思議的高難度姿勢,嚴重影響西面女神的集中力,害她抑壓不到心裡骰子的躁動;這一次骰子擲出的結果是「四五六」,有更多仙氣溜走,被大相公的九筒盾吸收。

 

 

 

「自從你那個排行第四的弟弟出生之後,你自覺地位連阿五阿六都不如了,多悲哀!」

「煩不煩啊你?而且,我食到糊,食不到糊,都不需要你來評論!」

 

大相公果真沒有甚麼實力,只懂一味出言挑釁,卻已經夠煩。殘影陰魂不散。九筒盾上九盞圓燈現已亮起了其中六盞,看來她只剩下了最後一次機會。

 

「西面女神,請你不要放棄,也請你坦誠聆聽你內心最真實的聲音!」

 

表情痛苦的西面女神心知辦法只有一個,就是如白小姐所言,坦誠聆聽自己內心最真實的聲音。咯咯咯——咯咯咯——她終於聽到了,在她的雀生經歷最低潮之際,主動關心她的就是大隻東和南南的聲音,哄她開心的就是她弟弟的聲音。這些聲音實在太美妙了,甚至乎比群雀大合唱更加動聽。嘶嘶斯——嘶嘶嘶——嘶嘶嘶——意外地,她竟然還聽到無盡西面——亦即陰曹地府——傳來了一絲微弱但聲量漸大的呼喚,將賜予她必殺的超自然力量!

 

心誠則靈,是麻雀戰局的致勝之道!

 

上一局:東風南局

下一局:東風北局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hux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