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將大激鬥 【 靈光瘋鳥故事 】東風北局

 

勇者小隊各成員都有專屬的隱藏秘技⋯⋯

 

來自無盡西面力竭聲嘶的叫聲解開了西面女神隱藏秘技的枷鎖。她集中精神,極速構思反擊對策:既然大相公甚麼都很想要,她就只好直接張開雙翼,敞開心扉,讓自己體內的仙氣盡情洩漏。

 

「我餘下的仙氣都獻給你了,來吸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終於肯投降了嗎?那我就不客氣,大吸特吸!」

「哼,吸吸可危啊!」

 

大相公上釣了,他萬萬想不到,最後一次骰子擲出的結果竟然是不可思義的「七八九」,搞不清到底發生了甚麼鬼事情!一股幽怨的陰間力量湧進他的九筒盾,讓九盞圓燈不斷交替地亮起紅綠白三種顏色,過熱後爆炸;九筒盾全碎,大相公技能盡失,被吸走的仙氣全數歸還頓時變得精神爽利的西面女神。

 

「白小姐,我賜予你西風魔力,突破你的界限,讓敵人永不超生!」

 

得到西面女神的魔法援助,白小姐有如開啟了千里耳,聽到大相公內心因受驚而發出的尖叫。她施展出索子軍最高級的幻術「至尊白姊妹幻想.激光砲」,先由她五個殘影擒拿大相公的頭顱與四肢,使其動彈不得,再瞄準其要害,從手中明鏡射出能量勁爆的激光,就這樣瞬間消滅了實力最弱的暗黑麻將,同時無意間炸穿暗清龍的尾部,喜獲逃生出口。

 

麻將大激鬥

 

「從今開始,叫我雀西吧。」

 

西面女神突然捨棄女神稱號,表露嬌滴滴的真性情,害白小姐差一些心臟病發。

 

「這⋯⋯為甚麼?」

「你以為大隻東、南南都是真名嗎?」

「原來雀西就是你的真名?」

「雀西,雀西‧西西莉。」

 

就在一道純白激光炸穿白色的暗清龍尾部之時,阿中和南南躲在綠色的暗清龍身後看得一清二楚,慶幸選對了匿藏地點,要不然暗清龍屁股被炸,他們亦定必遭殃。南南較早前已經向阿中解釋清楚目前狀況:最近天仙頻繁出沒,導致拉莊王國和麻雀樂園一帶風雲變色,一眾麻雀連日來失眠至內分泌失調,於是麻甩長老委派番子兵的四喜英雄調查事件,期間發現雀瘋七大罪的封印竟被解開了。不過,天仙似乎並不聽命於雀瘋七大罪。

 

「我明明是這個故事的主角勇者⋯⋯我就不相信我沒有能力打敗這些暗黑麻將!」

 

阿中只有匹夫之勇,沒有實際作戰計劃,欲上前再度挑戰以亞悚槓,馬上被南南掌刮及阻止。

 

「別呈強了!雖然你是一個靚仔,而且幾靚仔,但這不代表你是無敵!人,雀,合力,才是強!」

「可惡可惡可惡!我的主角光環呢?」

「欸,我這個大美女也是全場焦點所在啊。」

 

阿中一臉無奈,聽不明白南南的胡言亂語,而且南南也沒有像大隻東一樣把魔力借給自己,令他意志消沉,一拳打在暗清龍身上,祈求藍色火焰再現,期待卻依舊落空。他接受拉莊王國的終極任務,一心只願糊女王重拾食糊的快樂,想不到事情變得越來越麻煩了⋯⋯糟糕!他突然肚痛了起來,就好像有隻異形小麻雀正要刺破他的肚皮,破腸而生,被抑壓已久的可怕力量即將要解開無力的束縛⋯⋯

 

「咦,這裡是甚麼地方?」

 

與此同時,發仔拖著大隻東在暗清龍肚裡疾走,逃避一個手持鐮刀並腳踏雲霧的暗黑麻將追殺。

 

「死神?我是不是死了?」

 

大隻東逐漸回復意識,睜開雙眼,發覺自己身在異地之餘,亦驚訝發仔這個小胖子竟然有如此無窮的力氣。他回頭一望,驚見雀瘋七大罪之中的奇女子,來無影去無蹤的「貪婪」葛禾菁菁就在他眼前。

 

麻將大激鬥

 

「消失了?」

 

眨眼之間,乘著雲霧飛行的葛禾菁菁幻化成煙,下一秒竟卻在發仔正前方現身,讓發仔手足無措,不小心掉落了幾枚籌碼。

 

「不要搶我的籌碼啊!」

「小朋友,你以為我會貪你那幾枚籌碼?」

「你不會嗎?那就太好了!」

「我可是會讓你痛失所有籌碼呢,傻仔。」

「不要不要啊!」

 

當大隻東正想爬起來,借出東風魔力給發仔對付敵人之際,行動神速的葛禾菁菁先發制人,使出「八輪五葉」,舉起名為「我先走」的簾刀,向前一揮,刀片飛脫,突變成五葉刀片。

 

麻將大激鬥

 

「發仔,小心!」

 

發仔無從躲避,幸得大隻東飛身為他擋下無情的五葉刀片;刀片在大隻東身上狂轉了八輪,使他全身一共受到四十處刀傷,實在痛不欲生。

 

「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攻擊結束後,葛禾菁菁回收刀片,旋即失去了蹤影。她最愛目睹對手受重創後馬上消失,一來為了保命,二來為了炫耀自己不敗的輝煌戰績,卑鄙無恥。

 

「大隻東!咦,不用怕啦,只是小小皮外傷,對吧?」

「快些⋯⋯帶我⋯⋯到⋯⋯安全⋯⋯的地方⋯⋯」

 

愛財的發仔首先撿回他失落的籌碼,然後才把大隻東奄奄一息的身體拖行到暗清龍體內某骯髒一角,嗅到消化食物的腐朽氣味,感到無比噁心,卻堅信葛禾菁菁不會接近這等污穢之地,而期間他又不小心掉落了更多籌碼。他輕輕拍打大隻東腫脹的臉龐,想確認這偉大的四喜英雄之首還有沒有意識,卻不知道大隻東已被臭味熏得快要靈魂出竅。

 

「喂喂!大隻東你看你看!他是你的同類嗎?」

 

黑暗裡,一隻疑似是鳥類的生物靜悄悄靠近發仔和大隻東,遠看像麻雀,近看像雞,髮型趣致,散發出家鄉的巴辣香氣,並漸漸蓋過了四周的腐朽氣味。

 

「他不是麻雀啊⋯⋯他是一隻⋯⋯大雞⋯⋯是傳說裡百年難得一遇的生物⋯⋯」

「很和味嗎?我要我要!」

「嚴禁吃野味!不過⋯⋯這麼罕見的生物⋯⋯為何會⋯⋯」

 

麻將大激鬥

 

一隻大雞,是罕見;十隻大雞,是奇跡;幾十隻大雞忽然出現,群雞起舞,或許是另有暗示。

 

「他們真的太香了!」

「傻孩子⋯⋯我們只能吸⋯⋯吸⋯⋯嘩,吸他們的氣味!」

 

吸一口,強身健體;吸十口,青春常駐;吸百口,傷患痊癒。大隻東終於活過來了,可是,不一會,大雞陸續撒退,巴辣香氣開始消失,腐朽氣味強勢回歸。

 

「咳咳咳⋯⋯發仔,你試試再丟幾枚籌碼,看看會怎樣⋯⋯咳咳咳⋯⋯」

「不要!籌碼是我最好的朋友!」

「千金散盡還復來啊!咳咳咳⋯⋯你該長大了⋯⋯要學懂麻將和麻雀法師在戰場上不死的真理⋯⋯」

「真理?」

「咳咳咳⋯⋯那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啊!」

 

入世未深的發仔被大隻東的情緒激昂嚇壞,籌碼瀉地,數以百計的大雞蜂擁而至,激罕香氣撲鼻,再一次把臭味驅散,卻同時把葛禾菁菁引來了他們的藏身之地。來者不善,大隻東主張全力一擊,發仔則擔心家財散盡,打算與敵人談判。發仔必須盡快作出決定,因為葛禾菁菁現時同樣吸著大雞的香氣,攻擊速度定必倍增,他的不安亦隨著倍增⋯⋯

 

來到圈尾,是時候數一數還剩下多少籌碼!

 

上一局:東風西局

 

文:靈光  https://www.facebook.com/hux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