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口的二人 【 靈光影評 】性愛畫面背後的意義

· 20-05-2020 · Comments are off

火口的二人 【 靈光影評 】聽聞近日有香港觀眾看《火口的二人》優先場中途全身抽搐,優先場被逼腰斬。在此想說,假如電影裡面的性愛場面拍攝得太真實(不夠唯美),觀眾身在戲院影廳這一類密閉式空間裡看著大銀幕,感到不舒服其實不足為奇。《火口的二人》的性愛場面遠遠稱不上影史最激烈,事實上也沒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所謂的「話題性」,可能只因男主角是柄本佑,而女主角瀧内公美忘我的演出得到了獎項的肯定。既然不是單純的色情片,性愛背後當然有寓意,但有沒有意義則見仁見智。

 

《火口的二人》全程由柄本佑和瀧内公美演獨腳戲。多年不見,明明二人佔有對方的渴望一樣,但男的衝動,女的機關算盡,故事精心刻劃男女在「性」這話題上取向與思維大不同,是一個還不錯的性別研究習作。電影劇情不外乎飲飲食食,是基本生活對談,基本生活需要,做愛、做愛、做愛,但中心思想原來是日本人面對災難的哲學反思。末日前,最想做甚麼?正確一點問:末日前,還可以做甚麼?《火口的二人》大概想說311大地震對日本人的後遺嚴重,或者,活於這天災出現頻密的國家本來就很抑壓,充斥著為了憐憫受害者而衍生的感情,抑制了最原始的愛與慾,那就是柄本佑和瀧内公美不受社會認同的情慾關係。

 

火口的二人

本來瀧内公美的角色有機會由柄本佑老婆安藤櫻演出,不過柄本佑是在安藤櫻辭演後才加入的

 

想起讀書時代有一堂電影課講《色戒》,討論易先生與王佳芝三場性愛不同的姿勢和角度代表著二人關係發展。後來我看到同類型電影時都會批判一些特意在大銀幕上大解放的性愛畫面。《火口的二人》裡寓意都是以角色用對白交代,已經「畫公仔畫出腸」。我無法確認(即是看不出來)柄本佑和瀧内公美之間幕幕露骨的性愛畫面與電影中心思想有何特殊的聯繫,只能說,是寫實,但若然把畫面轉化成為電影語言的話,就會略嫌內涵不足了。

 

文:靈光

靈光的創作空間